色んな物

青夜、All盾、拔杯、美蘇。

【冬盾】I don't know how to tell 酒後吐真言

啊嗚嗚嗚嗚嗚QAQ 虐了之後的糖QAQQQ

carolchang:

原本想寫個PWP,但....就這樣啦!總之,權充生賀,最帥最可愛的Seb生日快樂!(昨晚發文的時候竟然忘記貼標題,趕緊補上,寫文寫到兩眼朦朧啦!XD)

Summary:


沒有人知道,這事一直保密的很好,直到Steve決定他再也受不了。

正文:

他不記得了,Steve對自己說,這不是他的錯。

沒有人知道真相,這事一直保密的很好,或許Natasha有那麼一點懷疑,但他肯定她不能確定,而Sam,這個有著跟他類似經歷的忠誠大兵,心思細密的現任退伍軍人協會心裡咨詢師,就算他查覺了什麼也不會表現出來。

美國隊長不擅長撒謊,但當他...

182

授翻【冬盾】Fuck Magic 該死的魔法 第一章

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omg

carolchang:

授翻【冬盾】Fuck Magic 該死的魔法


原文:AO3



咳...說好的PWP...(直接上連結)


第一章 身體交換


圖鍊



-------


前面性感又搞笑,最後...Bucky的苦戀啊...



51

阿宅宅宅:

【阴阳师同人(青夜)】为魔

*只为码进度,文字版完成后发

*大概是糖,也许有肉

*小学生文笔,求轻喷

求评论求勾搭!

21

【美苏无差】仅仅三秒

aw qwq

喝采cheer_沉迷芭樂:

【美苏无差】仅仅三秒
@夜猫 点的,拖太久超级不好意思………(
總之就是必須要為了大局而封存自己情感的兩位。點的題目是暗巷裡的告白。


-


  他没有将那些所谓的〝感覺〞或者〝幻覺〞摆在脑海里太久,顶多花了三秒怀疑,仅三秒,接着将它们抛诸脑后。
起初他不晓得这些短暂在脑中停留的画面,究竟自何而来——


  第一次如此,是美国人在糟糕饭店饮下刷锅水般的咖啡时,表情纠结地抱怨。
当时他仅是苦笑,接着发言。 Illya甚至不确定那人正在向谁说话;是对他,或者自言自语。
绝不让未来的伴侣度上悲剧...

28

I wanna

gyaaaaa

今天明星大侦探上架了吗?:

*气温突降冻结了我的脑子。有bug请告诉我!


  狗血回忆杀上线


* @魇泪。 ^v^


5.


梦境停留在蝉鸣的夏天,彼时他们还是稚童。


青坊主和夜叉并肩坐在秋千上,依偎着彼此。谁也不说话,享受时光如此静谧温馨的场景中悄然流逝。


一坐便是一下午。


临别前,夜叉捧着青坊主的脸,澄澈的目光在他眉眼间缱绻。


“青青……”他软糯的唤。


青坊主嗯了一声,耳朵偷偷红了个通透。


夜叉沉默了一会儿,似是鼓足了勇气,啾的一下吻在青坊主的唇上。...


41

I wanna

萌哭啦QAQ

FZ.:

*猫化梗 @魇泪。

估计结局在20左右w


*萌不萌我也不知道。有错请指正!我改正!


0.


夜叉被五彩斑斓的毛线球簇拥的高高在上。


他用爪子慵懒的摸了摸目前为止最爱的米白色毛线球,摆了个妖娆的卧姿,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。


I'm king of the world.


——  来自夜叉的内心独白。


1.


关于夜叉如何变成一只猫的问题说来有些玄学。


在一个狗粮纷飞的节日,夜叉身为一只单身汪自然是跟工作一起过节。为了避免被公司的小情侣闪的眼睛不保,硬生生的在办公室...

52

無題(青夜)

Gyaaaa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愛啊啊啊啊

Cruz:

写出狗崽前先写出青夜。


其实我喜欢的受有点类似,就是那个超有男人味、超帅气但偏偏是受,最好还有点死蠢死蠢,那我就更爱了(x


例如基尔跟夜叉就是这样XD



因为很喜欢所以随手写了点,就不定题目了。


文内除青夜之外,微微带过狗崽,一句话酒茨,鬼使兄弟无差


以下:



夜叉有个特别喜爱的邻居弟弟,叫青坊主,长的柔柔弱弱的又乖巧听话,十分得夜叉的心。



青坊主年纪比夜叉小了三岁,又是年尾出生,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颊肉呼呼的,看上去...

61

這美叉aaaaaa

鹿鹿鹿小山:

夜叉

74

Never Ending World:

因为完售很久了,正好赶上重新鸡血,干脆放档让没买到的大家吃一吃(……或者这也算是卖安利的一种??)

朋友问我为什么不放第一本而放第二本?

其实是看剧的时候很多设定让我有微妙的联想……

不过本质没啥联系,随便吃吃随便看看吧(。)

看完能给我点repo就更好了(??)

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i4ZZzxj 密码:lr7b

【Hannigram/拔杯】1453 第七章

夏川朝露:

【Hannigram/拔杯】1453  第七章



“我们所害怕的,正是我们所渴望的。”[1]



第一个梦



Will感觉自己已经死了,是个亡灵,徘徊在坟墓里,旁边的墓穴中躺着他的朋友们。只有他一个人被留在这里,像是根被收割者遗忘的麦秆。没有人能爱他,他也不能去爱别人,邪恶的吊唁者把刀塞进他颤抖的手里,笑嘻嘻地邀请他再唱些歌,唱些他年轻时的梦。



他还有梦吗?他还能再开口吗?



Will...

34
 
1 / 13

© 色んな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